阿浅的时光机

她不曾停止也不曾为任何事物长久停留永恒的旅行,遇过沙漠干涸的井却拥有变幻莫测不可预知的运气。

拥有互通人心科技却失去隐藏内心深处秘密的能力,爱好花或音乐却不懂坚持彼此猜疑无法继续的无力。

不停变换传统迎接旅人期盼能长久流传可爱的国度,旁观者清的国王后裔直至今日仍然继续守望的目光。

大雪中用复杂的心情猎杀兔子救助旅者淡漠的叹息,对少女灵魂和兔子生命用吃人旅者鲜血沉默的祭奠。

本不知悲伤的诗人吟唱起遥不可及已然冰封的生命,口耳相传一直飘荡到远方国家成为不知所谓的预言。

在人性沦陷国度有名叫奇诺的斯文青年永久的停留,相遇中与花同名的少女悄悄死去再重获新生的自由。

等级分明的森林国度那不见天日下水道悲哀的仰望,用生命来换取资格或者规定刺激抑或无止境的复仇。

渴望飞翔不甘平凡失意去计算收集实验不屈的信念,偶然也是必然要见证魔法使在天空之上翱翔的奇迹。

“无论是谁,看到翱翔于青空中的鸟儿,都会想要踏上旅途吧。”
虽然翱翔在青空中的鸟儿也并不一定自由,但她仍然踏上了旅途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  对《奇诺之旅》前八集的印象感想

赠给不知名世界的未知骗局

那些我未当面对你说出的话语,

在时间怀着恶意的消磨下渐渐忘记。

而我却希望在某个不知名的世界里,

被某个原本不存在的你,

长记。

记 念

据说暗恋是很美的。

嗯。是很美。

很喜欢《时擦》里的宋佳南。她那么勇敢。

也许也不能说是很勇敢,大抵年少的感情都脆弱而敏感。

所以才错过那么多年。

但正因错过,在长达十年的念念不忘中迎来她与苏立迟到的缘分。

苏立啊,多美好的少年。

我也暗恋过那样一个少年。

阴郁冷漠的模样,透明的苍白,清澈的蓝。

第一次注意到的时候,运动会上,

一身深蓝色校服的少年微微抬起头望向天空。

斑驳的光影在少年的脸庞上跳跃。

那一瞬间。

砰然心动。

但可笑的是,暗恋多年,虽同校,连名字都不曾知道。

却念念不忘那么多年。

那种感觉,只因偶尔的遇见而衍生的小小欣喜。

至今无法忘却。像是上天...

© 阿浅的时光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